玖三-14)怀酒

想成为写手的辣鸡段子手

求粮

大家好,我凑不要脸来要粮了
有没有那种两人之间共渡难关相互依存咧灵魂陪伴的cp啊或者是超越肉,体,的爱情啦又或者是一个人为了另一个人默默守候他的誓言即使是被骗也在所不辞的那种啊
我看剧太少了有没有大佬安利一下_(:з」∠)_

【温赤】正经(呸)爱情故事

‘C城温度,38摄氏度’
赤羽关上了车载收音机,高温的夏季让人开始变得懒惰,碰巧今天又要去另一个校区开会。
刚打开车门,就差一点被地上的不明物体绊倒。高温的灼烧使地表温度让人难以忍受,但居然有人会泰然自若地躺着。
‘同学,你不打算起来吗?
‘耶,这位老师,我可是被你的车门给撩翻在地上的,难道你不打算赔偿我吗?’
不过一秒,赤羽就意识到,这是来碰瓷的。
‘既然是我开车门不小心碰到你了,那你为什么你起来呢?’由此可见,赤羽老师的耐性还是挺好的。
‘这位老师,咱们来算算账,’温皇躺在地上丝毫没有想起来的意思,甚至还翻了个身,‘如果我站起来,那么我比车多出的身高还有承受一定程度的日晒,而我现在躺在这里,不仅可以防晒,还可以避免因为重力势能增加导致的ATP的断裂,所以经过我的思考,还是躺着比较好(舒服)’
赤羽傻眼了,这孩子怕是学傻了吧 ,克制住内心想要驱车扬长而去留他在原地被烤成鱼干儿的心理 ,默默的把他拉了起了,并且不情愿发现他们目的地相同并载他同路。

夏季总是让人倍添烦躁。
窗外的蝉鸣声此起彼伏,神蛊温皇瘫在桌上,双目无神的望着黑板。脑海里挥之不去的便是昨日的那个身影。‘真是有趣, ’温皇笑了笑,恐怕以后看到他都不会好好相处了吧 。突如其来打开的车门,红色的身影,似乎让这个夏天不再枯燥了。

路过校区的人造湖,因为暑假的缘故,湖水长时间没有清理,绿油油的藻类占领了这一片水域,路过时都会散发出幽幽的异味。温皇愣愣的看着湖对面的教学楼,忽然背后传来强烈的冲击感。
‘啊呀呀呀呀呀!温A你下手轻一点!’偷袭失败,千雪被温皇双手背扣,压在了栏杆上,‘今天下午咱们的代课老师是一位新来的,听描述有点像你前几日遇到的那一位!
‘哦?’温皇松开压制着千雪的手 ,这么巧?
‘哇靠!巧什么啊’千雪揉了揉发酸的关节,‘听说这个老师挺严的!咱们之前不是说好今天下午溜出去吗?这下怎么办!’温皇的嘴角勾起了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哦 那就太有趣了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我我我。。。。
太热了我去吹个空调_(:з」∠)_

【温赤】导师作死系列2

居然有二了!
依然ooc,迟到的六一糖
温皇变小了!
我不会写糖Ծ‸Ծ,文笔渣。。。
在金工课的空隙里面瑟瑟发抖的完成,,

今天是六一!
赤羽同学满不情愿的推开了还珠楼实验室的门,然而没有看到自己敬爱的(划掉)导师的身影
嗯这很正常,毕竟温大导师要是有哪一天比赤羽早出现在实验室,那一定是在做梦
眼前是一个和温皇面貌相差无几的小男孩
赤羽:(⊙㉨⊙)这一定是梦!
          (ᇂ ㉨ ᇂ)等等——温皇的儿子?!
        (▼㉨▼#)!!!!!!!!!目小温!
耶赤羽大人,见到我有这么激动吗?
神蛊温皇!(脑补此时的赤羽召唤出凤凰刀)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哎,赤羽大人这般反应真是令我伤心。温皇作悲伤状,我现在已经不在是你的导师了。
什么!赤羽一惊,眼神中的杀气被一丝落寞与担忧取代
咳咳,我昨晚不小心接触了一点试剂瓶里面的药物,早上醒来就变成这样子了
。。。。。。目小温你还能再作死一点吗
那现在的你,是什么情况?
嗯估计是,回到了我十岁的样子。小神蛊温皇皱了皱眉,哎,这件事可不能让剑无极知道——
哎我的老丈人呐!
赤羽信之介发动凤凰刀,剑无极,猝
小温皇眨了眨眼,赤羽突然发现,温皇十岁的眼睛很大,水灵灵的,完全是不染世间一粒尘埃的纯净
——这可能就是所谓的以诚待人的眼睛吧==
赤羽觉得自己的衣服受到了向下的拉力——温十岁用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他
爆炸消息!东瀛留学生赤羽竟是正太控!
‘今天是儿童节呢,’小温皇拉了拉赤羽的衣角,水汪汪的大眼睛无辜的盯着他
赤羽自诩为意志坚定之人,至于为什么会被十岁的小温皇打动,咳
于是,赤羽sama带着小温皇去了游乐场。

今天,九界大学论坛格外的热闹
【号外号外!高冷东瀛留学生疑似已婚!】
一楼:没错!我看到了!赤羽sama带着一个孩子!
二楼:什么!赤羽sama!
三楼:是的!有图有真相![图片][图片][图片]
四楼:为什么总是看不到这个孩子的脸啊!!!
五楼:这应该是摄影师的技术问题了(摊手)

赤羽发现,缩小版的神蛊温皇格外讨人喜欢——至少是和那个欠揍导师比起来。不论是他那双大大的眼睛(划掉)还是温柔的性格,都比长大后的他好千万呗!
所以为什么长大后的温皇会是这副模样啊!!!
难道是说药学害人不浅吗!!!

过山车上:哇哇哇!
           小温皇害怕得闭上了眼睛,赤羽则淡定的看着前方
跳楼机上:啊啊啊!
        小温皇害怕到紧紧抓住赤羽的受,赤羽的手好大好温暖
海盗船上:呀呀呀!
       小温皇害怕到将头埋到赤羽的胸口,赤羽则拍了拍他的背以示安慰

所以你胆子这么小!为什么还要玩这些!赤羽一脸嫌弃的看着小温皇,小温皇很委屈,瘪了瘪嘴,准备以哭泣抗议赤羽的嘲讽
别别别!赤羽见情况不对,忙哄到,你还要玩什么,我们去!

鬼屋门口
目,小,温?赤羽笑着看着十岁温,你,确,定?
小温皇瘪了瘪嘴——

鬼屋内
啊啊啊啊啊!
小温皇被墙上飘动的影子吓到了,连忙往赤羽怀里钻。抱紧赤羽就有了一股安全感。
呵,赤羽的声音似乎有一点颤抖,堂堂神蛊温皇,竟然怕这些虚无的存在。
耶,赤羽大人,男人可是最经不起挑衅的生物啊,小温皇在黑暗中笑了笑,可是我现在只是一个十岁的宝宝(๑Ő௰Ő๑)

赤羽最后抱着温皇走出了鬼屋。

最后一站——摩天轮!
充满着浪漫的味道,在阳光下,河流边,伴随着舒缓的音乐,摩天轮启动了!
和温、赤二人同座一间的是两个正值青春的漂亮女生。
两位女生见赤羽眉清目秀根骨清奇正是练武奇才(划掉)便主动搭话。赤羽和她们聊了一会,突然被问道‘请问这位是——’
哦哦,这位是我——
爸爸!小温皇突然抢到,并钻向赤羽的怀里
女生A:!
女生B:!
赤羽:!!!!!!!!!!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好吧如果不是这个小插曲赤羽觉得这个六一还算不错
回到学校,小温皇仍粘着赤羽,于是赤羽带他回到了自己宿舍
赤羽从楼下拿外卖上来,发现小温皇已经累得睡着了
看着这张和那个人别无二致的脸,赤羽突然心生感叹——时间是把杀猪刀,曾经那么纯良无害的小布丁为什么会变成如此的导师!
晚安。赤羽亲了亲小温皇的额头,在他身边躺下


甜不甜!
后记:赤羽觉得胸口似乎呗什么东西压到喘不过气来,睁开双眼,面前是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
耶,赤羽大人为什么这么看着我,我会害羞的!
目小温,把你的手从我身上拿开!
赤羽大人你怎么这么冷漠啊,昨晚上你还亲了我呢~
咦,赤羽大人你干嘛去哎
去你实验室,找那个让你变小的试剂!

所以赤羽是正太控本人无误了╮(╯ω╰)╭

又:怎么又去游乐园!你现在又不是十岁!赤羽被自家导师拽进游乐园大门
赤羽大人你就这么对待我的热情吗?真是让我心痛啊
过山车上:啊啊啊啊啊啊
       赤羽尖叫,温皇眯着眼睛,悠然的扇着扇子
跳楼机:啊啊啊啊啊啊
       赤羽尖叫,温皇眯着眼睛,悠然的扇着扇子
大摆锤:啊啊啊啊啊啊
       赤羽尖叫,温皇眯着眼睛,悠然的扇着扇子
海盗船:啊啊啊啊啊啊
       赤羽尖叫,温皇眯着眼睛,悠然的扇着扇子
鬼屋:啊啊啊啊啊目小温!赤羽吓坏了,扑向自家导师怀里
    耶,堂堂一介赤羽信之介同学,竟然怕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
目小温!赤羽环着温皇的脖子,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温皇心满意足的笑了

又又:今天是六月一日,晴。赤羽怕鬼怕过山车怕大摆锤怕跳楼机怕海盗船,记下,有机会带他出去玩玩٩( 'ω' )و

又又又:今天是六月一日,晴。我想去找蝶蝶,被黑心老丈人的徒弟赶走了,呜呜呜(┯_┯)

【温赤】还没想好叫什么

占tag抱歉,这是一个无底洞加严重OOC
OOC!OOC!OOC!OOC!OOC!
OOC!OOC!OOC!OOC!OOC!
渣文笔!可能还不会填坑!(因为我间歇性卸载乐乎。)

我,决定了,准备开一个坑,灵感来源于倩女幽魂OL的十世镜任务 有温赤有雁默(吧)(主要就是这个吧毕竟我接触的比较多)等到下周结束考试开始虽然我已经确定考试完全凉了。
额很OOC的设定,温皇是某门派的关门弟子,杀了全师门,又一次上山采药偶然发现一条赤练蛇,蛇将他带入了一个山洞,(脑洞清奇的我)山洞里面有一具尸体,是赤羽的(麦打我,这不是be)
蛇是赤羽的精神映射吧。。。就像一个装了灵魂的容器
然后是情人的心灵感应,温皇触碰了赤羽的身体,眼前景象骤然改变!山洞化作了穹顶,面前则是,额,一潭湖水,温皇在湖水的倒影里面看到了十个重影,是他十个前世。。。。。。
OMG接下来该怎么写。。。。
大概就是,额,他们的前世都是很悲情的然后为了此生幸福目小温决定穿越时空改写历史。。。。
。。。。。。。。OOC到无法直视
似乎有点悲情的感觉,,,,,
反正最后是he~啦!过程什么的都不管呐~

好像很久没有写文了
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咸鱼😭看的剧少又没怎么仔细看😭是真的只会ooc😭

每天都能看到导师在作死

可能有OOC
新手,嗯可能会有点违和感_(:з」∠)_
哎呀赤羽大人你可以帮我拿一下试管吗
哎呀赤羽大人麻烦你来翻译这个论文吧
哎呀赤羽大人——
耶,赤羽大人,男人可是最经不起挑衅的生物啊——神蛊温皇用扇子将赤羽手中的凤凰刀挡开——作为你的导师,我有必要为自己的人生安全考虑考虑
试管刷被赤羽愤愤地收下——这是他作为东瀛到九界的交换生的第三天。作为一个本科工管的大忙人,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交换生之旅给了他一个新的身份——药学院王牌教授手下苦力。
目小温,你作为一个导师,为什么不自己去做这些事!
耶,赤羽大人,这可是我们药学的必修课啊~
哦,是吗——试管刷再次指向了神蛊温皇
温皇向来以诚待人~
鬼知道为什么自己一个工管的会去学药学!
实验室里面允许带扇子吗!
目小温你给我起来!不要躺在长椅上!

神蛊温皇不是个正常人。
这是赤羽信之介在还珠楼的第一天就总结出来的
还珠楼,乃是温皇为自己的实验楼起的美名。
九界的大学学院分布杂乱——环珠路隔壁便是大数据研究所。隶属于信息科学学院,而实际上也只有这一个专业——因为教授只收了两个徒弟。
其中一个是来自,黑龙江(?)的上官鸿信同学,另一个是史精忠同学。
而他们的导师,则是大名鼎鼎的默苍离苍老师。
啊呸,默苍离老师。
细细回想,再讲一遍!
错了,再来!
每次路过大数据研究中心都会听到这些话
真不知道两个徒弟是怎么熬过来的
虽然从来没有见过传说中的默教授,但和这两个学生赤羽私下交情还是不错的
师尊给我们一个项目,要我们完成一个数据处理中心
学校内的咖啡馆,上官同学点了一份抹茶蛋糕
师控 鉴定完毕。信之介同学低头吃了一口卤肉饭

为什么咖啡馆有卤肉饭。。。。
不论原因,我们的赤羽同学一直都是痴情的人呐~

说起伙食,来自东瀛的穷苦孩纸没有吃过山珍海味 ,就因为酱,被自己可爱的(划掉)黑心的导师坑过。
赤羽大人,苗疆特产吃吗
知道自己的导师是喵江人,作为迎新,自然要以特色款待——于是,他们来到了温皇饭店
等等——
老师你还有外快?
然后可怜的赤羽同学就被拉进了饭店
恰巧看到和自己一起从东瀛出发的某无极同学
剑某某:我我我我只是来兼职的。。。。
剑剑在内心默默为赤羽点蜡

继续说这边的大雁同学~
所谓装逼如风,在哪里都有一台鼓风机
听说自己痛恨的导师被上官同学的鼓风机吹~吹~嗯。内心还是有一点小爽。
师尊想让我们自己做一个数据处理中心,可他才是最强的数据处理中心啊
嗯我知道了你不要说了

大雁和温皇是有过交情的
这还要说到不久前的一场及时的雨
苍离带着自己的两个徒弟离开研究中心不料中途下起了雨,三个人就只好在路边的房檐下躲雨
机智的俏俏在其他人的手机都无法联系的情况下,绝望的联系了温皇
然后万年宅男温居然出来了
带了两把伞
然后
他就拽着俏俏走了
给大雁留下一个耐人寻味的背影
大雁内心:天哪师尊和我同撑一把伞!
师尊和我同撑一把伞!
师尊和我同撑一把伞!
师尊和我同撑一把伞!
嗯嗯我们知道了
此时默教授正专心致志的刷着自己的IPAD。
去食堂的路上,大雁一直把伞往师尊那边移
到了食堂还给师尊打饭,等到回来的时候发现桌前多了一碗姜汤
——神蛊温皇,你这个人情,我记下了。

既然把乐乎下回来了
我还是把这个,额,债(?)复制粘贴吧
嗯之前用小号在一个群里面瞎哔哔不知道会不会在这里遇到熟人_(:з」∠)_
嗯会有二吗
不会吧
因为我很懒_(:з」∠)_
没错
温皇晚期

额有机课上的某个脑洞,,可能OOC

第一次勇敢的写段子?

今天上有机,老师突然跟我们说好的科研家首先是一个忽悠家(资金嘛,资金。)然后就想到了温皇。。。
没错是刀剪里面的小品剪辑
然后想了一个梗
大概是,额,无良腹黑的有机药学教授,神蛊温皇
东瀛研一交换生赤羽信之介。

大概,故事,就比较家常?
导师常常坑自己的学生尤其是赤羽。或者说调戏(误)?
经常让自己的学生(尤其是赤羽)亲身试验刚刚研发的药品。。。
额,有某一迷弟(纠结于嘟嘟月的身份,最终决定担任助教。。。)
然后,某另一东瀛交换生,喜欢温皇的女儿。。额,对于剑剑的专业,这个,没想好,,反正不是药学,但是死皮赖脸想来还珠楼(某教授给自己实验室起的别名)但常常只有跑腿的份
额,温导师什么都好
就是太懒了
所以全场最佳:劳模赤羽。。。

赤羽:我记得我的本科不是药学啊??
额才不会告诉你是因为某教授看上你了然后把你直接接管到自己手下了(误)